首页  > 学生工作 > 学生活动

吴汉东教授为我院师生开展专题讲座

发布时间:2016-11-25 文章来源:法学院 浏览次数:1606

20161125日下午230分到430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吴汉东教授于行敏楼338室进行题为“民法典编纂与知识产权‘入典’”的专题讲座。法学院眭鸿鸣教授、马晓燕副教授出席并主持了该讲座。部分师生到场参与,认真聆听并与吴教授展开互动。


讲座开始,吴教授首先从民法与知识产权的关系作为切入点,用三句话概括性介绍了现今学界研究民法与知识产权关系的现状:知识产权地位相对独立但与民法渐行渐远;民法与知识产权相关法律貌合神离;民法学者对知识产权部分编入民法典的重要性不以为然。对现今民法与知识产权分离倾向的现状,吴教授表达了担忧。

其次,吴教授简要介绍了知识产权制度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他强调了知识产权入典的重要性。知识产权保护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必要制度需求。在国际贸易领域,知识产权是我国开展国际贸易的标配。只有保护知识产权,我国才能顺利在国际市场上发展对外贸易。在科技文化创新领域,知识产权是创新刚需。保护知识产权是文化战略、创新战略的核心内容和制度支撑。创新事实上是由知识产权驱动。一个不保护创新、不保护知识产权的国家没有未来。吴教授重申了知识产权的一些基本概念。他强调看待知识产权要回归私权本位。从私人角度看,知识产权是一种私人权利。从国家的角度看,知识产权是一种国家政策安排。私人拥有知识产权是为了实现公共利益,二者并不矛盾。但知识产权说到底是一种民事权利。从私人看,知识产权是私人的产权。从私有角度看,知识产权是特定的、私有的权利。从权利性质来看,知识产权是绝对权,具有排他性,不受他人干涉。知识产权与所有权的实质性区别在于权利的客体区别。所有权客体是有形的物,而知识产权客体是无形的知识。知识产权的共同特征在于其客体的非物质性。

随后,吴教授针对知识产权入典的具体办法给出了国外的法例参考。他重点介绍了两类国家知识产权入典的尝试情况,一是传统大陆法系国家,以荷兰和法国为例,介绍了大陆法系国家知识产权进入民法典面临的困境;二是后社会主义国家,以俄罗斯、蒙古和乌克兰为例,介绍了俄罗斯的“纳入式“入典,蒙古的糅合式“入典”和乌克兰的“链接式”入典。吴教授表示无论方法如何,这些国家的“入典“经验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纳入民法典都具有借鉴意义。

最后,吴教授强调,如果说民法典的编纂是民法自治精神的一场普及教育,那么知识产权“入典”就是知识产权知识的普及宣传。知产“入典”,可以等待,但不能被忽略。讲座随后进入了互动环节,吴教授亲切细致地回答了同学们提出的问题。马晓燕副教授为整场活动做出总结并代表我院师生感谢吴教授的到来。

讲座最后,同学们用热烈掌声欢送吴教授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