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新闻

中国知识产权法官讲坛第33讲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知识产权 讲坛第19期在我院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18-11-03 文章来源:法学院 浏览次数:157

  2018年1026日晚19:00,我院338报告厅座无虚席,中国知识产权法官讲坛第33期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知识产权讲坛第19期“民法典视野下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在此隆重举行,本次讲坛由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江苏省知识产权保护与发展研究院主办,讲坛由南师法学院院长蔡道通教授主持。

   首先由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秦元明审判长主题发言。秦元明审判长在发言中讲了三个方面:一是民法典编撰和知识产权入典,二是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公”“私”平衡;三是民法典视野下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发展方向。他介绍了民法典的编撰过程和对知识产权是否入典的主要争议观点。在谈及知识产权公私平衡的问题时,秦元明审判长指出:知识产权保护公和私的平衡,知识产权具有私权属性,同时也具有公共政策目标,具有公共管理的行为,这是已经被世界各国所接受的基本原则。他认为在法律、司法解释、司法实践中为了公共利益去限制私权利,根本没有改变私权利的属性,并且这些往往是个案,在个案中给予侵权的补偿,恰恰反映知识产权社会管理职能。对民法典视野下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发展趋势,秦元明审判长认为将来会有如下几个发展方向,第一是要尊重知识产权私权属性,第二是标准必要专利的费率还需再确认,第三是遏止恶意商标,要明确恶意注册的概念以及如何去遏止。


接着江苏高院副巡视员宋健、江苏高院民二庭副庭长顾韬、湖南高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陈小珍、重庆一中院知识产权庭庭长赵志强、南京知识产权庭庭长姚兵兵、中山大学教授李扬厦门大学教授林秀芹、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邓宏光分别就讲坛主题发言。



宋健在发言中认为:知识产权私权属性,它其实还是在和一个国家知识产权公共政策密切相关,私权属性强弱是和一个国家经济发展阶段密切相关的,当然在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条件下,以及我们转型升级,战略发展到了决定中国未来命脉的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强调知识产权私权属性,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是不为过的。

顾韬在发言时谈了三点体会,他说:“即便构成民事侵权也未必一定构成刑事犯罪,这里可能需要我们在我们的刑事保护中要区别我们刑事所保护的法益和我们民事所保护的知识产权原意中的一些存在的差别,那么这可能是在我们的特别是在我们的商标保护,特别是在我们版权保护中,可能是更加需要予以甄别的。” 


陈小珍在发言中认为学界在对于知识产权和民法以及诉讼法方面的这种交叉性的研究不够,她希望法官在遇上一些新类型的问题的时候,能够得到学者们一些理论支持。

赵志强在发言中认为:在司法实践当中,我们可能往往关注于具体的法条或者从技术层面来说,去做出一个判定,但是现实当中呢,从法条或者技术层面来说很难得出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一个结论,其实真正最终决定裁判结果,最后可能是以背后的司法理念,而对每一个法律制度本身的立法目的、价值追求的衡量,最终决定你的裁判方向。


姚兵兵庭长在发言中认为:对于司法保护当中,目前标签性的语言大家都可能比较熟悉,所谓的举证难、周期长、赔偿低、效果差,到底是不是这样,肯定有很多从媒体上,或者说并不实际了解司法保护状况的,可能会有这样的印象,那么实际上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分析,从一些系列个案分析之后,发现保护是严格的,赔偿是高的。他说:“大家可能平时出去旅游都会用的自拍杆,这个案子在全国一共有1000多个案件,这一个专利就目前司法文书网上公开的案件获得的赔偿已经超了3000万,你想象这么一个小小的自拍杆,大市场里卖的最便宜8块钱,获得这么大的利益,是不是叫保护很充分,我想肯定是的。所以有的时候最近听到提倡所谓的高价值专利,这个时候什么叫高价值?你说这个东西价值高吗?这个叫做市场价值高,但是价值本身从发明高度而言并不是那样,所以这里面带来一个我们要深入的分析,司法保护当中的一些具体情况,而不是说仅仅的根据所谓的标签来看是不是保护的强和弱,从南京市目前所提到的我们要建立一个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城市,我们也在为目标去奋斗。”

来自中山大学的李扬教授认为,对知识产权入典,他是坚定的反对派,比较赞成台湾学者苏永钦的观点,民法典制定或者知识产权入典如果不能够增加法的规范的存量功能的话,这样的入典和不入典并不会改变这个知识产权是私权的属性,这个不入典并不是说知识产权不重要,不是说它不是一个私权,这是增加这么一个理由,具体的理由在其《论民法典编纂中知识产权不宜独立成编》中已做阐述。


林秀芹教授认为,对于知识产权是私权参加多次讨论,在知识产权界没有太多分歧。她说:“我作为知识产权人,我是支持入典,里面也有不同的观点,很多不同的观点。当初美国西欧占强势,他们希望强保护,所以按照私权保护,今天这样一个历史的基因,对我们今天认识知识产权的问题,包括我们立法上还有这样那样的痕迹,我觉得跟基因是有关系,知识产权本质上是私权,著作权法、专利权、商标法主管机关授予,但本质上是私权”。

          作为本次讲坛的主办方之一,来自西南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的邓宏光教授在最后发言时说:“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参加这个讲坛,我们有三大知识产权讲坛,其中一个中国知识产权法官讲坛,今天是第33讲,4年时间做这么多还是可以,而且我们讲坛第一讲在北大,我们可能巡游第七、八站,巡游比例比较高,比我们巡回法院多一点。今天想说这个议题有什么价值,我们知识产权,大家注意到,它除了是一个私的财产,还是一个公共的财产,具有公共属性或者公共利益,两者对我们制度应该有非常大的影响。因为,比如说我们以商标为例,商标本身不仅仅个人财产,还是交流语言和符号,也正因为如此虽然《商标法》没有规定,我们这里面所谓的合理使用,或者只是规定所谓描述使用,对于制度正如微信推广词,我们知识产权是私权,知识产权法是私法,有独特的地方但是源头在我们民法,在我们传统的这些法律大厦里面,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充分认识知识产权独特之处的根据,根据其独特之处拟定相应的制度,但是一定不能忘了我们的根本所在,不管最终知识产权法如何进入民法典,关于合同方面,知识产权的合同和我们传统的合同肯定有很多的差别,但是中间很多理念是否可通和共借鉴,因此很多案例可以探讨,由于时间关系,在此不展开,如果有兴趣以后可以再探讨。最终,我们说大家今天能够坐在一起,实际上也表明我们知识产权是一个良好的生态圈,大家能够把问题拿过来进行碰撞,能够交流,最终形成共赢,因此我们知识产权是非常有未来一个学科,我们不管你是做哪块都会赢在未来。”


在讲座最后,蔡道通教授感谢参加讲坛的各位嘉宾为法学院师生奉献的盛宴大餐,并提议再次以热烈的掌声表示感谢。 整个讲坛历时近三个小时,来自南师大法学院师生、南京律协的律师、南京公证处的公证员、企业法务人员共三百多人参加了讲坛活动,活动场面精彩纷呈,高潮迭起,最终在欢笑与掌声中落下帷幕,讲坛上实务界与学界知产大咖间的思想交锋,带给与会者头脑风暴的同时,也留给法律人更多的思考,中国知识产权事业发展之路任重而道远!

(供稿人:葛亚妍|供图人:汤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