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四海法学编译馆2020年暑期翻译座谈成功举办

发布时间:2020年08月30日 23:12 文章来源:法学院 浏览次数:

 

20200825_140443

2020年8月25日下午,四海法学编译馆通过腾讯会议的形式,在线召开2020年暑期翻译座谈。主持人姚远老师首先向参加座谈的老师和同学表示欢迎,他介绍了特邀嘉宾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孙海波副教授的基本情况和著译成果,并指出四海法学编译馆的一项重要使命在于培育学术翻译界新人,这次活动正是给五位同学提供一次阶段性的展示平台。

首先由南京大学法学院的毛昕哲同学汇报边沁《全景敞视监狱》的译述工作。这是边沁1787年撰写的一组书信,跟他弟弟塞缪尔·边沁在克里科夫建造的“监视所/实验室”有关。这一建筑方案能够促进道德的改善、健康的保护、工业的活跃、教育的传播、经济的发展、贫困的消除,适用于建筑物占地不大、又要对一定数量的人进行监督的任何机构,能够发挥安全监护、禁闭、隔离、强制劳动和教育的作用。这栋建筑是环形的,圆周上是一间间小囚室,圆心是一座暸望塔。由于独到的设计,暸望塔中的监督者可以轻而易举地观察每一个小囚室中的每一个角落,而囚犯则看不到暸望塔内的情况。同时,囚犯无需离开小囚室,就能满足一切需要,以及和监督者交流,监督者的下属也能被时刻加以监督。这样的建筑可以由有顶的走廊连接,围绕一定的区域扩展成建筑群,其围出的露天区域借助走廊也能实现全景敞视。边沁就这一方案的要点和优点谈了很多,简而言之,监督者能够一次监视最多的小囚室,不离开暸望塔就能监视所有小囚室,而囚犯却无从得知自己是否正被监视,从而惶惶不可终日。同时,借助于全景敞视和通讯管道,监督者能够时刻监督下属的行为。毛昕哲同学还提到做翻译的五个要点:对文章的整体把握能力、中外文语言功底、相关领域的理论储备、人生经验和想象力。

其次,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侯安诺同学汇报了弗朗茨·诺伊曼《孟德斯鸠》的译述工作。关于文章第一部分“孟德斯鸠其人”,侯安诺就孟德斯鸠的人生经历和其在《波斯人信札》中进行的思考,总结了其对“人的非人化”这一问题的关切以及悲观、保守主义的个性。在关于文章第二部分“孟德斯鸠与法国政治”,他结合17、18世纪法国政治的现状及当时王权论者和贵族论者两个政治思想派别的交锋,介绍了孟德斯鸠就法国问题提出的偏保守政治方案、其得失及产生的缘由。关于文章第三部分“作为政治科学家的孟德斯鸠”,他提到作者在整合孟德斯鸠历史主义和相对主义方法论的基础上,首先探讨了《论法的精神》的部分核心内容,包括孟德斯鸠对一定社会之特征的本体论认识(包括国家性质和政体原则),以及他对于不同层次的法所做的功能划分;之后,重点转移到孟德斯鸠的分权学说,汇报主要集中在当时英国政制的实际状况、孟德斯鸠对洛克的权力理论所做的改动及其对政治实践的影响等方面。报告最后强调作者在孟德斯鸠学说基础上的反思:自由需要以权力在社会群体中的平衡得到保障,而非仅仅依靠对分权的盲目崇拜,这也暗合作者对纳粹制度的问题意识。

接下来,西南大学心理学部的吴良同学汇报比宁费尔德《法和正义的精神分析引论》的译述工作。比宁费尔德生于1886年,逝于1961年,著有《无过错责任》《德国人和犹太人》《重新发现正义》等。《法和正义的精神分析引论》是精神分析法哲学的代表作之一,刊印时包括《基本关系篇》和《分析篇》两部分,此次汇报的是前者。全文结构共分为三章:导言、家庭和国家。“导言”是基本关系篇和分析篇的内容概述,提出制度心理学方法。“家庭”部分涉及兄弟姐妹、父母与孩子、丈夫与妻子、稳定与安全以及自然法的相对性。本文探讨的是基本关系,因此汇报人详述了前两节中的平均、奖励、自由、特权和偏爱需求以及神权崇拜、无序个体、自我决定和社会合作需求。“国家”部分涉及与家庭中各种要求对应的公私法体系,汇报人在此套用作者总结的一句话,“某项原则主导某类法律的同时,会受到其他原则的限制”,并用文中相应的例子予以释明。最后,汇报人谈了自己的两点翻译心得:一是尊重文本,二是日积月累。

然后,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的马珂同学汇报德尔韦基奥《法的一般原则》的译述工作。她首先介绍了作者的生平以及本书概要,其次介绍了自己的翻译心得。乔治·德尔韦基奥是意大利著名法哲学家、新康德主义代表人物。《法的一般原则》是他1920年12月在罗马大学教授法哲学课程的导论,时任哈佛大学法学院院长的庞德为该书英译本撰写了导言。他评价到,这是哲理法学家中的一位领军人物撰写的思路明快、论证严整、文献翔实的作品。为了遵循实践正义,法官不能拒绝裁判。立法者已经为法官指明了出路:首先要类推,如果类推无法解决,就应该参照法的各项一般原则。奥地利民法典采用的是自然法的原则。法的一般原则出自意大利撒丁王国民法典,但是在草案讨论中经历了从自然法的原则到法的一般原则的转变。二者在含义上没有本质差别。法的一般原则不应当局限在意大利,否则就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应当参考法律中几乎所有民族共通的那些合乎逻辑和伦理的元素。立法者要求法的一般原则和特定规则之间要协调一致。因此必须时刻对各项规则之间以及规则与原则之间进行比较、检验和确认。理性要诉诸它内部的“源头活水”,因为法律事实有关的原则归根究底源自主体自身的本质。简单的演绎或者归纳无法发现法的一般原则。在介绍心得时,马珂分心态、努力、技巧三方面做出总结。

此后,南京大学法学院陆慧文同学汇报弗兰克《霍姆斯大法官与非欧几里德式法律思维》的译述工作。弗兰克是美国法律现实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此文发表于1932年,是对《法律与现代心智》的逻辑增补。弗兰克在文章开端将美国法律思想界墨守成规、一片混乱的现状类比于16世纪早期的意大利,而他认为霍姆斯就如重燃理智火把的马基雅维利。霍姆斯在《法律之道》中提出著名的“坏人理论”,认为法律世界的中心不是规则,而是具体诉讼案件中的法院裁判(如判决、指令或决议)。弗兰克在此基础上,对传统法学公理发起冲击,并提出只有首先研究现实、承认现实、在社会整体中考量司法实践,关注法官“自我”于裁判中的作用,才可打破一成不变、不言自明的教条桎梏。在开辟新时代法律思维的意义上,霍姆斯是非欧几里德式法律思维的真正开创者。在翻译此文时,译者需注意霍姆斯“坏人理论”的语境、关键概念的澄清以及对作者语言风格的把握,由此可见,翻译实践也是一项学术训练。

最后,孙海波老师对几位同学的汇报作出点评,并表达他对文本的个人理解。对于边沁的《全景敞视监狱》,他指出大多数人对于边沁全景监狱的了解来自思想史上的二手文献,仅仅是对全景监狱的构造以及背后的思想的简单介绍,第一次听到图文并茂的细致讲述,十分具有启发性。对于诺伊曼的《孟德斯鸠》,他认为译者通过翻译,顺便完成了对孟德斯鸠理论的全面梳理。比宁费尔德的《法和正义的精神分析引论》引入了一个十分新颖的角度去阐述法和正义的关系。联系德尔韦基奥的《法的一般原则》,他强调法的一般原则这个论题的重要性,因为其不仅涉及法的概念问题,也涉及方法论问题,并特别指出其中两个值得讨论的问题,第一,原则何以成为法律原则。法的原则不是民族的,而是一般的。伦理原则要经历抽象化、一般化的过程才能成为法律原则。法律原则需要获得实在法的支撑。第二,如何运用法律原则。原则的使用需要复杂的具体化过程,要通过价值判断进行类型化、实例化,在断案中形成适用的方案。法的原则的适用是法学方法论的核心议题。关于弗兰克的《霍姆斯大法官与非欧几里德式法律思维》,他介绍了弗兰克与霍姆斯在学术上的关系和他们法律现实主义的立场,并对同为规则怀疑论者的弗兰克和卢埃林进行比较。他认为,法律现实主义者尽管存在极端的地方,但依旧在一定程度上是遵守规则的。

在点评之后,孙海波老师结合自身的翻译经历,总结出对翻译的六点体会。第一,翻译是理解和解释的统一。理解是翻译的基础,译者要忠于文本,意译不能过多,在符合中文表达习惯的情况下,尽量保持文章的原貌。而当遇到无法在中文语境中找到对应词的困难时,译者可以以最少偏离文本为原则,进行适度的意译,去作一些建构性的解释。第二,翻译要“讲人话”。译者要注重对文字的把握,要符合中文表达习惯。在翻译过程中要注意补充主语、澄清指代词、修正标点符号、拆解长难句等等。争取用最平实和简洁的语言,去掉翻译体色彩,让读者拥有舒服的阅读体验。第三,翻译需要量力而行地选择文本。可以经历一个从薄到厚,从文章到著作的过程。选择熟悉或者感兴趣的论题,通过阅读其他文章获得相关知识背景后,再尝试翻译。第四,翻译需要字斟句酌的谨慎程度,所谓的“字典不离手,冷汗不离身”。翻译软件对解决长难句和个别词的翻译大有帮助。第五,翻译是基本的学术训练,需要日积月累的坚持,并且有持续稳定的安排计划。第六,做翻译要超越翻译。由于译者直接接触原文,能够将作者的意思看得更清楚,因此翻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在翻译中,要去学习作者语言风格、论证问题的方式等等。我们往往可以从译者的身上看到作者的色彩。

孙海波老师在发言的最后再次肯定翻译训练对于年轻学生的价值。姚远老师做全场总结之后,本次座谈活动圆满结束。